埃隆·马斯克

硅谷钢铁侠:埃隆·马斯克的冒险人生
阿什利·万斯 周恒星译
60个想法

◆ 第一章 马斯克的世界:跨领域创造

>> 认为现在有非常多的聪明人都在致力于互联网、金融和法律,”马斯克在路上说,“这是我们没能看到更多创新的部分原因。”

◆ 第四章 第一次创业:征服网络世界

>> 而马斯克则陷入了自学成才型程序员的经典陷阱,写了很多被开发者称为“毛球”(hairballs)的代码——这些代码庞杂繁复且乱作一团,很容易导致程序因为某些神秘原因而崩溃。这些工程师的到来,也改善了工程团队的工作结构,设定了切实可行的最后期限。

◆ 第五章 PayPal黑帮大佬:发动国际金融革命

>> 有的银行家都做着和其他所有人一样的事情。如果其他人去跳崖,这些人也会跟着去跳崖。如果房间中央有一大堆黄金没有人去捡,这些人也不会去捡。

>> 事后来看,马斯克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比那些谨慎务实的Zip2和PayPal高管要高明许多。如果Zip2按照马斯克的想法一直紧跟消费者市场,最后有可能发展成为地图和点评服务领域的中流砥柱。至于PayPal,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投资人将公司出售得过早,应该听从马斯克的建议保持公司独立。到2014年,PayPal的累计用户数已经达到1.53亿,如果作为一家独立公司,其估值接近320亿美元。

◆ 第六章 太空召唤:建立SpaceX创新大军

>> 虽然马斯克并不明确自己要在太空中完成什么项目,但是他认识到只要留在洛杉矶,身边就不乏世界顶尖的航空业人士,他们可以帮助马斯克完善想法。那里还会有很多高素质人才加入到他的下一段创业旅程。

>> SpaceX的普通工程师都是年轻的小伙子,他们在学校时成绩优异。马斯克会亲自到顶尖大学的航天学院打听成绩最好的学生。他经常会打电话到宿舍找这些学生并直接聘请他们到自己的公司工作。迈克尔·科隆诺(Michael Colonno)在进入斯坦福大学时就收到过马斯克的来信。“我还以为这是个恶作剧电话,”他说,“我开始还不相信,他居然成立了一家火箭公司。”在网上搜索了马斯克的信息之后,学生们都会愿意加入SpaceX。在近几年或者近几十年里,对于渴望探索太空的年轻航天人才来说,这是第一次有机会进入一家有趣的公司、设计火箭,甚至成为一名宇航员,而不需要加入一家官僚主义横行的政府承包商。SpaceX的雄心壮志传遍业界,许多喜欢冒险的顶级工程师纷纷从波音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和轨道科技公司离职,来到这家行业新贵工作。

>> 当进行发射前检查时,工程师们发现了一个重大问题,液态氧气罐上的一个阀门无法关闭,这导致液态氧以每小时500加仑的速度蒸发到空气中。SpaceX团队赶紧修理了阀门,但火箭因损失了太多燃料,无法在发射期限内进行发射。发射任务中止后,SpaceX从夏威夷调来了液态氧补给,准备在12月中旬再次发射。但大风、阀门故障及其他问题导致发射再次受阻。就在SpaceX准备进行下一次发射时,某个周六的晚上,工程师发现火箭的配电系统发生故障,需要更换新的电容。

>> 飞马火箭发射了9次,只有5次成功了;阿丽亚娜火箭发射了5次,只有3次成功;阿特拉斯火箭发射了20次,只有9次成功;‘联盟’号火箭发射了21次,只有9次成功;‘质子’号火箭发射了18次,只有9次成功。

◆ 第七章 全电动车:超酷超快的特斯拉

>> :他们意识到锂离子电池的发展——就像团队的车子上配备的那种太阳能电池——已经超出了大多数人的想象。许多消费类电子产品,比如笔记本电脑,使用的就是18650锂离子电池,它的外观和AA电池很像,并且可以被串联在一起。斯特劳贝尔说,“我们的想法是,如果把一万块这样的电池串联起来会发生什么?我们计算了一下,然后发现这足够汽车行驶大约1000英里。这真的是一个很有书呆子气息的奇思妙想。后来我们都睡着了,但是这个点子却一直萦绕在我脑海里。”

>> 从一开始,艾伯哈德和塔彭宁脑海中的主要投资人候选名单上就有埃隆·马斯克的名字。在几年前斯坦福召开的火星社区会议上,他们听过马斯克的演说。在那场演说中,马斯克展示了他关于将老鼠送上太空的宏伟构想。也正因为如此,在他们的印象中,马斯克是那种拥有与众不同想法的人,他或许会对电动车这个想法持开放态度

>> 那些在电子邮件里犯语法错误的营销人员会被要求直接走人,同样的,如果最近没有做出令人称道的成绩也得走人。“他有时候会咄咄逼人,但其实他并不知道自己有多可怕,”一位特斯拉的前高管如是说道,“我们经常会在开会时打赌谁会被骂。如果你告诉他,你做出某个选择是因为‘之前一直都是这样做的’,他会马上把你从会议室踢出去,并说‘我再也不想听到这句话。我们要全力以赴,决不允许三心二意’。他会不断挑战你,如果你能经受住考验,他就会决定是否可以信任你。他必须知道你和他一样疯狂。公司上下都理解他的这种价值取向,而且大家马上就意识到马斯克是认真的。

>> ”特斯拉能够经受住一些早期员工的流失。其强大的品牌效应足以让公司持续吸引并招募顶尖人才,包括来自于传统大型汽车企业的人才

◆ 第八章 痛苦、磨难与新生:现实版钢铁侠的商业版图

>> 如果SpaceX能够在第四次发射成功,那意味着他们能够取得美国政府和潜在商业客户的信任,“猎鹰9号”和更多雄伟的计划才有机会被提上台面。

>> 贾斯汀通过媒体来折磨我、媒体中总是出现特斯拉的负面报道,以及SpaceX第三次发射失败的报道,这对我来说是很大的伤害,让我严重怀疑自己的生活过不下去了,汽车做不下去了,自己正在经历离婚诉讼以及所有的这一切。我感觉自己一无是处。我觉得我们撑不下去。我觉得说不定一切都完了。”

>> 如果机会变得稀缺,那么自然而然,人就会变得贪婪并且更感兴趣

>> 对于格雷西亚斯来说,2008年让他充分了解了马斯克的品格。他亲眼见证了一个赤手空拳来到美国打拼、失去了一个孩子、被记者和前妻在媒体上狠狠羞辱、用尽毕生心血的公司处于倒闭边缘的男人。“他比我认识的任何人都更刻苦,并且能够承受更多压力,”格雷西亚斯说,“他在2008年所经受的一切可能早就让其他人崩溃了。他不仅仅生存了下来,并且持续专注于他的工作。”在危机中依旧专注工作的能力让马斯克在其他管理人员和竞争者中脱颖而出。“经历过那种压力的人大多数都退缩了,”格雷西亚斯说,“他们会出现决策失误。但是马斯克却变得更加理性,依旧能够做出清晰并且有远见的决定。压力越大,他做得就越好。任何见识了他所经历的一切的人都对他怀有敬意。我从未见过比他更坚毅的人。”

◆ 第九章 腾飞:被颠覆的航空业

>> SpaceX的做事原则是全情投入你的工作并把事情搞定。等待指导或详细指示的人将会举步维艰。习惯得到反馈意见的员工也是一样。而最严重的错误,就是告诉马斯克他的要求是无法实现的。

>> 在经历过2008年的濒死体验后,现在SpaceX已经开始盈利,估值为50亿~100亿美元。

>> SpaceX努力了多年才向NASA证明,普通电子设备已经足够优秀,毫不逊色于那些在过去几年饱受信赖且更贵、更专业的设备。“传统航空业一直以同样的方式做事,而且做了很久,”前SpaceX工程师德鲁·埃尔丁(Drew Eldeen)说道,“最大的挑战是说服NASA给新生事物一个机会,并整理书面记录来证实那些部件的质量足够好。”为了向NASA和自身证明决策的正确性,SpaceX有时会同时在火箭上使用业界标准设备和自己设计的原型设备来进行发射测试。然后工程师会比较设备的运行性能。一旦SpaceX的设计等同或优于业界标准设备,它就会成为公司采用设备的标配。

>> 马斯克最开始的火箭知识主要来自于教科书。但是,在SpaceX聘请了一个又一个的天才之后,马斯克意识到这些人的知识可以为己所用。他会在SpaceX工厂里拦住一个工程师,然后开始追问有关阀门或某特殊材料的问题。“刚开始我以为他在考我,看我是不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公司的早期工程师凯文·布罗根说,“后来我才发现他想要学知识。他会不停地提问,直到学会你所掌握知识的90%。”

>> 布罗根说,“他教给我们时间的价值,我们教给他火箭知识。”

>> 因为你为自己许诺的进度留有余地,但是为了达成向外许诺的进度,你必须制定一个更加激进的内部进度表。即使这样,你有时还是会无法兑现对外许诺的进度。

>> 通常由经理为员工设置完成期限,而马斯克则引导他的工程师们自己掌控交付日期。“他不会说,你必须在周五下午2点前完成这项任务。他会说,‘我需要这项艰巨的任务在周五下午2点前完成,你能做到吗?’”布罗根说道,“然后,如果你说了‘能做到’,那么你勤奋工作的原因就不再是因为他的要求,而是为了你自己。这是一个你可以感受到的区别。你为自己的工作写下了保证书。”

>> 埃隆是个天才。他事必躬亲并且无所不知。当他问你问题的时候,你很快就会学到,不假思索地回答是不可取的。他想要基于物理学基本定律的答案。他对火箭的物理原理了如指掌,没有人能胜过他。我见识过的他的心算能力,简直不可思议。

>> 衡量缩略词的关键,是看它是有助于还是阻碍了交流。

>> 最严重的错误,就是告诉马斯克他的要求是无法实现的。如果有人告诉马斯克,比如,作动器绝对不可能降到他的心理价位,或者在他确定的截止日期前无法造出某个部件。“埃隆会说,‘好吧,这个项目跟你无关了,从现在开始我是项目的CEO。在担任两家公司CEO的同时,你的工作也由我来做,但我可以完成。’”布罗根说,“最疯狂的是马斯克真的这么做了。每次他解雇了某个人,他都会接替那个人的工作,而无论是什么项目,他都能完成。”

>> 我们希望能够变革航天产业。如果这里的规则让你裹足不前,那么你就必须打破它。”

>> 监管机构有一个根本问题。如果一个监管机构同意改变一个规则,结果出了问题,他们很可能会丢掉工作。反之,如果他们因为改变规则而产生了好的结果,却不会得到回报。所以,这非常不公平。这样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监管机构拒绝改变规则。一边有重罚,而另一边却没有相应的奖励。在这种情况下,任何理性的人会如何选择

◆ 第十章 电动车的复仇:毫不妥协换来最好的时机

>> 第一批注意到特斯拉的人是硅谷的一群技术爱好者。硅谷这片土地聚集着一批新兴技术尝鲜者,他们热衷于购买各种最新的小玩意儿,并愿意忍受它们的种种不完美。通常来说,这股尝鲜劲儿会让他们在计算机设备上花费100~2000美元。可他们并不愿意为一款并不一定能正常使用的产品支付10万美元,也不一定愿意将自身福祉托付于一家创业公司。但特斯拉在产品研发初期需要这种信心支持,并且他们真的得到了这样的支持。

>> 特斯拉所获成就值得众人深思。马斯克一开始就下决心制造一款在任何方面都不妥协的电动汽车。他做到了,以一种企业家柔道策略,扭转了数十年来外界对电动汽车的批评

>> 就在召回事件的第二年,特斯拉又进行了新一轮召回,召回缘于一份报告。该报告称电线摩擦Roadster的车身,可能会引起车内电线短路并引发车辆冒烟。这一次特斯拉召回了439辆Roadster。特斯拉竭尽全力积极应对此事,表示特斯拉将派专人上门提取问题车辆再送回工厂检修。自此,马斯克尝试将每一次公关危机转化为展现公司无微不至售后服务的机会。而这一策略也每每奏效。

>> 在通用汽车公司的工作经历让冯·霍兹豪森切身体会到大公司的繁文缛节,以及诸多的官僚制度弊端,当时没有一款将出炉的产品能提起他的兴趣,而且凭借他个人的力量也不太可能改变根深蒂固的企业文化。在通用汽车公司,他只是1000名员工里面的普通一员,公司分配任务时也根本无暇顾及个人的偏好和特长,他只能被任意分配到某个车型团队。“我的灵感被这样的企业抽干了,我心里清楚自己不能在这里浪费生命了。”

>> 冯·霍兹豪森还是大致摸清了马斯克的设想构思,并且有把握可以交出符合其心意的答卷

>> 主要工程师之一阿里·贾维丹(Ali Javidan)说:“令我们惊喜的是,SpaceX的员工非常尊重我们,安分守己,完全没有过问或打扰我们。”工程师们按照冯·霍兹豪森给出的性能参数很快便造出了原型车。

>> 但实际上,这辆轿车根本没有组装完成,只是勉强地黏合在一起,底盘仍然是奔驰CLS的底盘,车身板材和引擎盖均由磁铁临时吸附在钢铁车架上,幸而这些内幕并不为人所知

>> 这次发布会向大众证明了特斯拉有足够的潜力把电动汽车推向主流市场,并且特斯拉对设计和性能极致的追求,已经远远超过通用汽车和日产汽车这样的传统行业巨头。

>> 我们首先要决定世界上最好的遮阳板是什么样子的,然后做得比那更好

>> 至于马斯克是怎么成为设计专家的这件事让我一直迷惑不解,因为他由内而外都散发着物理学家和工程师的严谨气质,根据硅谷典型的刻板书呆子形象推断的话,他对好设计的认知一五一十均出自教科书。而事实上,马斯克可能在某种程度上也利用了他刻苦勤学的特点帮助他入门设计学。他有很强的视觉感,脑海里保存了大量大家公认的好设计,并能信手拈来为己所用,视觉积累加上原有的理性判断使其整体鉴赏能力迅速提升,与此同时,他也在不断锻炼把抽象视觉具化为语言的能力。

>> “这简直像个小矮人的洞穴一样。让车的外观看起来宽大容易,但要做到内部空间同样宽敞实用才是真本事,”马斯克说,“我们非常有必要摸清楚竞品的劣势在哪里。”

>> 工厂里面也把通用汽车与本田汽车原来沉闷单调的黑色主题改成了马斯克标志性的白色,使工厂充满个人特色和设计感:地面铺上洁白的树脂地板,墙壁梁柱均刷成白色,30英尺高的冲压机也是白色的,而机器人队列和其他工具则被喷成红色。红白颜色的搭配让厂房看起来像是圣诞老人的大型车间。马斯克沿用了SpaceX的格局,把工程师集中在首层,在带隔板的办公桌围起来的区域里办公,当中包括了马斯克本人的办公桌。[插图]

>> 可以看出来他的事业正如沐春风,而他此刻也在享受成功带来的喜悦。但这样的轻松时刻并没有持续多久,特斯拉很快便再次陷入了事关生死存亡的搏斗中。

>> 特斯拉的销量随着估值蒸蒸日上,发展步入正轨,与谷歌关于收购的谈判也就此终止了,一来特斯拉不再迫切地需要资金注入,二来特斯拉的估值此时已经高于谷歌所能承受的价格范围。[插图]

>> 我们必定会信守诺言,有时候可能因为客观原因不能马上兑现,但总有一天我们会做到所承诺的事情。

>> 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在一起听马斯克的演讲,并观看演示,马斯克也轻松幽默地和人群互动着,自如地调动起现场气氛。这个当年领导PayPal时面对媒体仍略显青涩的男人如今已蜕变成一个极具个人魅力、从容不迫的出色演讲者,站在我旁边的一位女士在马斯克登台的一瞬间激动得差点没站稳。

>> 如果没有对每一个细节的严格把关,很难实现与用户建立这样紧密的关系。比如个人电脑制造商常常把各环节分散外包,软件外包给微软,芯片交给英特尔,设计则来自亚洲的厂商,他们永远无法制造出像苹果电脑一样美观又功能齐全的产品。苹果可以做到把专业技能投入到开发大众喜爱的软件产品上,但传统的电脑商家是无法对此做出灵活反应的。

>> 让特斯拉得以领先对手的原因是团队有充足的能力和魄力,毫不妥协地执行马斯克提出的标准,分毫不差地达成当初设定的目标。

◆ 第十一章 埃隆·马斯克的统一场理论:下一个10年

>> 他们认为这是个愚蠢的主意,电池供应商自己会建造那样的工厂。但据我所知,所有供应商都不想花几十亿美元来建造一个电池工厂。这就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一样,汽车公司不会投入这么一笔巨额资金,因为他们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卖出这么多电动汽车。所以我知道我们是买不到足够的锂离子电池的,除非我们自己建工厂,我知道,除了我们,没有人会建这个工厂。”

>> 那些大型汽车公司就是这么犹豫不决。他们想先看看别人的工厂是不是能存活下来,然后再批准这一项目,开始向前发展。搞不好可能会落后7年。但我希望我是错的

>> ,如果你是一个有天赋的机械工程师,喜欢汽车制造,那你一定会选择特斯拉,因为它可能是美国唯一一家能够让你尝试新鲜有趣的新事物的公司。两家公司在成立之初有抱有这样的愿景:让很多人才聚集在一起做着鼓舞人心的工作。”

>> 佩奇说:“好的点子在被实现之前,人们总觉得那很疯狂。”

>> 当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开始疑惑怎么找到一种方法来搜索书籍内部的内容时,他们咨询的所有专家都认为,不可能把每本书都数字化。于是这两名谷歌创始人决定进行测试,看看有没有可能在一段合理的时间内把书的内容扫描进电脑。结论是有可能的,迄今为止,谷歌扫描了几百万本书

>> :你总是需要从一个问题的首要原则开始着手。它的物理本质是什么?需要花多少时间?需要花多少钱?我要做的话可以便宜多少?你需要一定程度的工程学和物理学知识来判断什么是可能、有趣的。埃隆的不同寻常之处就在于他知道这一点,并且他还了解商业、组织、领导力和政府问题。”

>> 我们三个人讨论这种疯狂的事情,很好玩,我们也会发现最后真正能够变成现实的东西。在最后确定最有前景的那个项目之前,我们总要先考虑几百,甚至几千个可能的项目

>> 。你应该具有相当广博的工程学和科学背景;你应该接受过一些领导技巧训练、MBA培训或者具有经营业务、组织活动和筹集资金的相关知识。但我认为大多数人都没有接受过这样的培训或教育,这是个重要问题。工程师们通常只在一个固定的领域内接受培训。当你能够综合考虑这些学科时,你将会产生不一样的想法,能够梦想实现一些更疯狂的事情,想象它们会怎么运作。我认为这对世界来说才是最重要的。这样我们才能进步

◆ 附录

>> 我在1994年读完了所有课程,满足沃顿商学院颁发学位的要求。事实上,他们真的寄给我一张学历证书。我决定再花一年去攻读物理学的学位

>> “如果一笔业务的利润率是10%,也就是说,去除所有成本,他们的利润就是10%。一年里,收入减去支出赚10%。如果使用PayPal的话,你只需支付2%的手续费,而使用其他支付系统要支付4%的费用,这意味着使用PayPal你将增加20%的利润率。

>> 但如果你能让客户更容易地把钱从PayPal取出来,他们其实越不想把钱取出来

>> 我认为应该从什么才是真正对经济最有利的这个立场来观察事物。如果人们能够快速安全地进行交易,那就挺好。如果能够更简单地进行交易,那就更好了。因此,如果你的所有财务事宜都能够无缝地整合在一起,那么交易将会变得很容易,而且相关收费也会比较低。这都很好。为什么他们不去开发这种功能呢?真是愚蠢极了。”

>> 如果涉及技术上的巨大变化,上市公司的股票价格会由于内部执行和外部经济原因而剧烈震荡。这会让人们因为股价涨跌而分心,对开发新产品造成影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